三明网

欢迎访问 今日三明网,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对于三明医改你怎么看?

2022-11-06 10:29分类: 健康三明 阅读:

 

近日,三明市医保局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市医保局充分发挥医疗保障作用 坚决防守因病致贫返贫底线》一文,文章介绍了三明市通过向脱贫人口提高大病保障待遇、扩大报销范围、在基本医疗及大病险基础上实行第三次补助和免收参保费等措施,在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至2021年8月底,全市脱贫人口经医保扶贫补助后,共报销8662.25万元,总报销比例达92.12%。

因病致贫、因病返贫是医改十多年来在药价虚高、回扣泛滥下所持续演进的一个重大问题,根据国务院扶贫办建档立卡统计,因病致贫、返贫贫困户占比一直维持在40%左右,而偏远地区这一比例则超过了60%。动辄几十万、上百万的天价医疗账单,“一场病,拖垮一个家庭”的事例更屡见不鲜。三明防止因病致贫返贫的几个措施可以总结为一招,就是提高脱贫人口的医保待遇,三明仅凭一招就解决了持续了十数年的这一医改难题,就真的能防守住因病致贫返贫的底线吗?我们先来看几组近年的数据:

第一组数据:三明医保统筹基金结余连年下降,医保支出增幅超GDP

据三明市医保局《三明市医疗保障基金运行情况分析》统计,在城镇职工医保统筹基金方面:2018年结余10359.64万元,同比下降30.62%;2019年结余4222.08万元,同比下降59.64%;2020年则结余赤字4683.84万元。医保基金支出方面:2020年城镇职工医保支出138941.51万元,较2018年增长10.5%;2020年城乡居民医保支出166106.34万元,较2018年增长16.5%。三明两大医保支出年均增速达到5.25%和8.25%,若剔除2020年疫情因素造成的医院业务量减少,增速还会至少放大50%,实际增幅超过了三明同期GDP增长。

第二组数据:三明公立医院医药总收入增幅惊人

据三明市卫健委《三明市公立医疗机构运行情况》统计,三明市22家县级以上医院医药总收入:2018年302237.12万元,同比增10.17%;2019年327951.96万元,同比增8.51%;2020年314561.92万元,同比降4.08%(同上疫情因素);2021年1-7月237132.33万元,同比增40.73%(比2019年同期增长21.51%)。

结合以上两组数据,不得不令我们对三明是否真的能够通过提高脱贫人口医保待遇来防守因病致贫返贫的底线,提出几个疑问。

第一,提高医保待遇能遏制医疗费用增长的洪水猛兽吗?一边是医保基金结余逐年走低甚至出现赤字,一边是医院收入(医疗费用支出)高速增长,医保待遇的提高(实质是财政投入的加大)已经赶不上医疗费用的增长。而提高医保报销比例,一方面并不意味着患者个人支出绝对值能够降低(医院可以增加患者医保目录外的药品、检查等),另一方面个人支出比例降低使得医保基金与财政投入的比例必然升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最终还是由患者及纳税人买单。因此,提高医保待遇(加大财政投入)救助脱贫人口,就像一个源源不断吸血的无底洞,无法持续,总有崩盘的那一天。

第二,三明医改的“老本”还可以吃多久?熟悉三明医改的读者应能察觉,三明之所以能够成为全国医改的“奇迹”,与詹积富主政三明医改时期,实行药品限价采购“标外压标内”、“标外换标内”挤出虚高药价水分的取得了医改的“红利”直接相关,让三明由改革前亏损2.08亿元(2011年)直接扭亏为盈,结余逐年上升(医保结余:2012年2209万元、2013年7517万元、2014年8637.48万元)。业内人士认为,三明医改的“后詹积富时代”是在吃老本。从上文数据不但能证明这一观点,而从2018年起医保结余开始逐年走低甚至赤字更说明,啃老也啃得差不多了,已经要寅吃卯粮了。“坚决防守因病致贫返贫底线”的标题内涵也似乎折射出了勒紧裤腰带也要做出扶贫政绩的尴尬心境。

第三,造成因病致贫返贫这一严重问题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如果不解决问题的根源,在既有制度环境下提高医保待遇(加大财政投入)救助脱贫人口只会适得其反,继而让原有的问题愈演愈烈。

当前,造成因病致贫返贫问题持续演进的直接原因在于三项奇葩的管制政策,在“三项管制”叠加作用下,正常的市场竞争体系被完全破坏,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被迫失灵,从而倒逼形成了“高定价、大回扣”的地下竞争,使得药价虚高、回扣泛滥愈演愈烈,在回扣的刺激下过度医疗泛滥成灾(大处方、滥用药、多检查),这不但令患者个人卫生支出急剧畸升(2008-2019年个人卫生支出实际金额增长了214.7%),且健康生命权益遭受威胁,巨额地下交易与过度医疗直接浪费了大量医保资金,导致医保入不敷出。恶况堪比人类灾难!

“三项管制”,即:

第一项管制政策:差价率(包括零差率

与顺加15%)

自2006年底规定所有的公立等级医院只能在中标价的基础上加价15%销售药品,即顺价加价15%,2009年开始用零差率取代顺价加价15%,即公立医疗机构只能按照购进价格销售药品,不得加价销售。

问题在于零差率倒逼药企进行地下竞争,形成巨大腐败链。有一种观点认为,禁止以药补医,取消药品加成、实行零差率,就可以解决药价虚高与回扣问题。然而,“零差率”实施的结果事与愿违,医院药品销售零差率倒逼药品生产企业进行地下竞争等一系列严重问题。原因在于,零差率与顺加15%在本质上完全一致,都为差价率管制(前者为0、后者为15),同样导致公开的价格竞争机制失灵,依然是中标价格更高、回扣空间更大的药销量更好。

1:顺加15%下竞争模拟(单位:元)

2:零差率下竞争模拟(单位:元)

有观点认为“取消加成(零差率)就破除了以药补医,就能解决药价虚高的问题”,然而,零差率与顺加15%导致的结果完全一致,药价虚高、回扣泛滥、过度用药等问题愈演愈烈。

第二项管制政策:集采(或限价采购)确定医院采购价

自2006年起开始推行省级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规定所有等级公立医院只能按照政府招标确定的中标价采购药品,2009年起推广到公立基层医疗机构

问题在于政府直接确定医院采购价,违背了交易价格由市场主体自主确定的市场规则,且政府为虚高价格背书。政府通过准入定价确定了医院药械采购价格(医院执行中标价),这就使得药企在向医院履行销售时,其产品交易价格被集采事先锁定,从而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体系,药企无法开展正常、公开的价格竞争,不得不选择地下交易的竞争(即回扣刺激医生处方)。事实上,在集采定价与零差率的“两项政策”叠加作用下,药企只有“高定价、高回扣”这一条路才行得通。药企通过攻关招标部门以谋得高价中标,从而形成巨大的差价空间,空间越大竞争力越强;巨大的回扣导致大处方、滥用药愈演愈烈,医患冲突频发,寻租腐败丛生,行业全面腐败。

第三项管制政策:两票制两票制于2017年全国推行,规定销往公立医疗机构的药品从出厂到进入公立医疗机构只能开两次发票(药厂到批发商为第一票,批发商到医院为第二票)。

问题在于“两票制”遏制了市场竞争,保护了“高定价、大回扣”地下体系。“两票制”试图通过压缩流通环节达到降低虚高药价、打击回扣的目的。然而,虚高的药价并没有因流通环节的减少而降低,虚高程度仍与“两票”前一样,高达几倍乃至几十倍,回扣在“两票”后依旧在医院大行其道且愈演愈烈。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在于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价是政府确定的,无论是“多票”、“两票”甚至“一票”,最终进入到医院的必须为中标价即医院采购价,减少流通环节无法改变虚高的中标价。“两票制”只是倒逼药厂从原来的“低开模式”转为“高开模式”,将原有“洗钱逃税”环节上移至生产企业,所以一夜之间形成了生产企业费用开支高达总销售额65%、全国成立了几十万家CSO公司的怪现象。实际上是企业为了生存,必须继续维系“高定价、大回扣”的营销体系,否则只能关门。“两票制”的作用,一是用行政手段巩固了“高定价、大回扣”的地下利益体系,遏制了药品流通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让本应在流通环节发现真实价格的功能彻底丧失;二是,“两票制”让流通渠道固化,加剧了价格垄断,让虚高药价愈演愈烈。

在上述“三项政策”的叠加作用下,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不得不开展“高定价、大回扣”的地下交易竞争,否则就会被地下的市场竞争所淘汰。当前,医院临床药品中标价普遍虚高10倍以上,中标价中包含了约6成地下交易费用。公立医院的药品购销从出厂、入院直至售与患者,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地下利益链(以中标价计):

2019年全国公立医疗机构药品+医用耗材市场规模达1.8万亿元,即每年约有1万亿元用于支付医生回扣及攻关。在药占比考核影响下,医院为达标被迫“做大分母”,在不降低药费支出的前提下把药占比降下来,就需要增加约1万亿的耗材、检查、诊疗等收费,又浪费掉约6000亿地下费用,两项合计近1.6万亿。据统计,在医疗救助和医保扶贫领域,2020年,全国医疗救助基金支出546.84亿元,而在“三项管制”下所导致的浪费是医保扶贫支出的29倍多!

我们再回到三明,三明所实施的“三项管制”(零差率+集采确定医院采购价+两票制)与全国其他地方并无二致,在全国医改学三明的氛围下,“三项管制”在三明得到了先验、全面的推行。以新冠疫情前的2019年三明市公立医院医药总收入327951.96万元计算,其中药品收入80594.16万元(药占比24.57%),单药品一项所产生的地下费用可达2.6亿元,再加上药占比考核、腾笼换鸟的影响,就需要增加约1.6亿的耗材、检查化验、诊疗等收费,又浪费掉约9600万元地下费用,两项合计约3.6亿元,是三明市脱贫人口经医保扶报销金额8662.25万元的4倍多!

那么,三明防守因病致贫返贫底线的正确做法是什么呢?

办法其实不难,即以集采(限价采购)的方式发现药品价格的真实信息后,取消零差率、取消政府确定医疗机构药品采购价、取消两票制这三项不当管制,尽快制定“药品医保支付价”(不直接确定医院采购价),实际采购价由医院与药企自主竞价博弈形成(避免行政干预导致的准入与价格垄断),允许医院获得节约采购成本的收益,允许医院获得药品购销“明利”,发挥医保支付的正向激励作用,提高医院底价采购及医生合理处方的动力。同时,医院自然会有动力压低采购价,从而促进药企底价供货,让药价逐步回归市场本位;药企将形成依靠质量、价格与服务的良性竞争,正常的市场竞争能够引导企业经营规范有序,再无必要进行“高定价、大回扣”的扭曲竞争。三明市医保局轻而易举便能把每年3.6亿元的地下浪费节约出来,再通过医保购买服务来真正实现公益性,取消对于公立医疗机构的直接投入,建立对公立与民营同一视之的医保购买医疗服务的机制,让患者用脚投票,让公立与民营形成公平的、良性的竞争,只有这样才能真正保障财政资金、医保资金的使用效率,医院与医生真正成为患者的“守门人”,让老百姓远离看病既贵又难的水深火热之中。

郑重声明:如果你喜欢本资讯,请关注我们的网站www.jrsmw.com

上一篇:三明医改全流程(上)

下一篇:深度解读:三明医改措施及其对相关行业的影响!

相关推荐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